在DOTA(魔兽争霸)玩家不屑一顾的时候,《王者荣耀》已经席卷一切

在DOTA(魔兽争霸)玩家不屑一顾的时候,《王者荣耀》已经席卷一切

1

“我一定要尝试一下《王者荣耀》。”今年3月,在大学师门的微信群里,导师这样说。

关于我的导师与游戏的故事,可以参看之前的文章《我怂恿北大中文系的老师开了一门游戏课》。这可能是导师第一次主动提出要玩一款手游。据她说,最近她认识的一些特别传统的“文化人”也开始玩这款游戏,这让她产生了极大的好奇。

导师去向她的儿子求指导。导师的儿子,P君,今年高二,死忠DOTA玩家,学校电竞社社长,面露一种震惊而又不屑的表情,向他的母亲解释:“我简单跟您说,LOL(League of Legends,《英雄联盟》的常用简称)是简化版的DOTA,《王者荣耀》是简化版的LOL。我倒是有能力指导,但我不太想碰这游戏……”

发出召唤的《王者荣耀》

类似的事情在全国各地大规模发生:传统意义上的非玩家群体(至少是非MOBA玩家群体)正在成为《王者荣耀》的用户。我听过四五十岁的出租司机对我大谈如何使用诸葛亮五杀,嘴里蹦出“开黑”“排位”这样的词语,也看到咖啡馆里三十岁左右的正装白领女性在和同事开黑,更别说肯德基里成群结队的中学生了。一位LOL2000小时的朋友则带着不可思议的神情,向我讲述过年回家时全家老小围坐在一起玩《王者荣耀》的奇景,“那是我第一次和我爸一起玩游戏。”

一些老玩家甚至用手柄辅助(图片来自21世纪商业评论《打<王者荣耀>的基金经理》)

资深的MOBA(Multiplayer Online Battle Arena,即“多人在线战术竞技游戏”)玩家们,则对此抱着复杂的态度。有人一边骂“傻逼游戏”,一边用自己多年积攒的经验虐菜;也有一部分人,就像P君那样,始终不愿碰《王者荣耀》。自从2011年LOL在中国流行,DOTA玩家和LOL玩家一直处于纷争之中,DOTA粉骂LOL“脑残”“抄袭”,LOL玩家则用“落伍”“固守成规”来回击。而现在,MOBA玩家们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:“《王者荣耀》让LOL的地位获得了历史性升格,再没人骂LOL傻逼了。”

LOL上一次正式公布详细的玩家数据是在2014年,全球注册玩家数量为6700万,日活跃用户数2700万,2016年其制作人对外透露月活跃用户数达到1亿。在2016年底,腾讯公布的《王者荣耀》注册玩家数量超过2亿,日活跃用户数5000万。

2

《王者荣耀》是一款移动端的MOBA。面对移动端的MOBA,触乐在过去的几年里一直抱着谨慎的态度。

最早在2014年7月,我们转载了一篇《》,当时全世界第一批移动端MOBA遭遇了低谷。2012年底上线的《混沌与秩序:英雄战歌》曾经短暂引领热潮,但很快失去热度,而国外厂商制作的其他MOBA手游也纷纷折戟沉沙,其中不乏《虚荣》这样号称由前暴雪和拳头员工打造的产品。

海外的第一代移动端MOBA

当时MOBA手游面临的难题主要有三:

传统MOBA玩家要求的精细操作,触屏上缺少可以实现的操作方式

MOBA游戏通常一局在20分钟以上,而手游需要利用碎片时间

MOBA游戏的盈利模式需要极大的用户基数来支撑,平均付费远低于以抽卡和养成为商业模式的手游

作为全世界最早期的移动端MOBA之一,《混沌与秩序:英雄战歌》采用虚拟摇杆来模拟PC端的鼠标与键盘。紧随其后的《永恒命运》则用点击加手势的方式来实现走位、技能释放等复杂操作,并且只在iPad上运行。为了缩短游戏时间、简化游戏模式,第一代的MOBA手游不约而同地精简地图,减少对战人数。总而言之,既要保证PC端MOBA的基本体验,又要适配移动端,而其结果就是:触屏无法还原键鼠操作,传统MOBA玩家不认手游节奏。

>在DOTA(魔兽争霸)玩家不屑一顾的时候,《王者荣耀》已经席卷一切

相关文章

扫码获取更多ASO优化、APP推广信息:

mmm

点击添加我为QQ好友:加好友